当前位置:首页 » 谈天说地 » 正文

7月29日灵猫传发布声明:《灵猫传》取消七夕活动,并且停止线上运营。

其实我是并不知道这个消息的,只是在一位社团好友的朋友圈偶然看到,她的文字说实话,我没有玩过游戏的都为之动容。

“游戏关服了我该怎么证明你的存在呢,我亲爱的宁北。”

“如果是缺人,我计算机专业的,还有一年毕业,就不可以等等我吗?”

图片.png

“我学过板绘,我可以免费画的。”

我看到共同好友的评论,有些是像我一样连游戏名字都没有听过的,

有些是不理解为什么有人会为异次元的人这样动感情。

当然,也有人感同身受,表示如果是李泽言即将消失,自己也会哭死。

在七夕节将至的日子,其他乙游在为新出的卡片激情过大年,连我看了陆沉的卡片都忍不住脸红,短视频好多也都是查理苏的“重金悬赏未婚妻”。

但是《灵猫传》的玩家们却在这样的日子里,一遍遍的希望官方再坚持一下,显得极为落寞。

我在好友的评论区发了一个抱抱的表情包,很快就收到了她的回复。

她建议我以后玩这类游戏一定选大厂,不然就会像她一样倾注了感情,最后却收到关服止损的消息。

我知道在她的眼里,即使游戏人物是虚拟的,但是对她爱永远不是。

其实现在大家对于这类游戏的接受度正在逐渐宽容,但是总的来说还是小众爱好,

也有很多人表示不理解,甚至大放厥词,觉得玩乙游的就是缺爱、是死肥宅。

在已经有男生和虚拟人物初音未来举办婚礼的前提下,依旧有很多人表示女生玩这种游戏是因为嫁不出去。

我虽然没有玩过乙游,但是我也有过很多一次元、二次元的“老公”。

我也很多次地倾注感情在这些永远都不可能碰面、隔着次元壁的人身上。

也爱过二次元的人,是《魔卡少女樱》里的雪兔哥哥,一部98年出土的动漫,年龄比我还大,但它却是我童年的情感寄托。

在我童年时期独自一个人时会感觉有人陪在自己身边,在考试考差了也会感觉有人在安慰我,没有那么糟糕。

在我每次心情低沉难过的时候,我也会幻想真的有一个人来温柔地安慰我。

在有事情却无人分享的时候他就是我最忠诚的听众。

直到我大学的时候才出了新一季的透明卡牌,那时候我也像一个兴奋的孩子,逢人安利我的童年,我的青春。

漫画的作者是四位年过半百的女性,她们的画风也逐渐被批评说不符合主流,所以有段时间流传出《魔卡少女樱》也要停更的消息。

我听到这个消息的感觉就和我那位朋友一样,无计可施、心有余而力不足。

所以我也相信那句“次元有壁,但爱是超能力。”

或许在很多圈外人看来,这种游戏人物就是一堆加上了板绘师和配音大佬的冰冷二进制码,程序软件无一都是冷冰冰的,所以才显得对纸片人付出感情是有些好笑。

但是我却了解到,这类游戏会在很多的节日里给玩家打电话送祝福,或许那时的玩家正好处于情绪低落的时候。

他们还专门开发了安全语音功能,可以在女性独自一人处于某种不安全的环境时播放,这何尝不是一种安慰。

乙游比对与其他手游,对公司的贡献其实是相对较少的。

比如稍微被大家所熟知一些的《未定事件簿》,它作为米哈游拓展的一个IP,现在的收入却连运营了6年的崩坏3都不如。

我说这话并不是为公司说情,都是割韭菜的,没有谁比谁高贵。

我只是觉得在这样的市场环境下,选在一款游戏、一个虚拟人物上寄托自己的情感,对于玩家来说就是面临着随时停服的困境。

之前也看到一个短视频,戏称可以对乙游玩家说什么不好听的,甚至于批判她们是缺爱少女,也不希望别人说游戏停服的话。

这也更加说明,其实大家对于纸片人的看法已经从单纯的异次元人物转换为一种精神寄托。

其实玩乙游的玩家并没有丧失自我,她们更多的还是在自己变成一个优秀的人。

虚拟人物或许在很多人眼里依旧是不被理解的产物,现在市场也总是出现一些AI男团、AI女团来吸引眼球。

公司的初衷或许是割韭菜,但是玩家却是实打实地倾注感情。

其实就和看电影、看电视喜欢上一个角色一样,纸片人就是他们深夜难过不已时的一个安慰,是他们永远的倾听者,也是一种精神鼓励。

而在我看来,他们的存在也是有道理的,即使那只是满足了一部分人的需求。

而我们的社会发展至今日,也应该允许每个人在不违背道德伦理下,都有自己独立的思想,允许大家有自己的活法。

如果现实太累,未尝不可以在将心事诉说给纸片人倾听。

毕竟他们的产生,就是为了给与精神安慰。

对纸片人,我也始终觉得:人可以理解是虚拟的,但陪伴不是。

本文标签:

相关文章

风雨欲来
苏ICP备2020056257号